烟壶三绝的绝美绝不在于表面晶莹剔透的设计,也不在于精雕细琢的技术,而是历史,是故事,让我们随着黑冠宇的脚步,欣赏这烟壶三绝。

烟壶三绝横空出世 高人亲授收藏标准

料仿白玉刻画珐琅彩博古花蝶烟壶翡翠盖62mm

  黑冠宇用300元人民币买下了这只鼻烟壶。几日之后,黑冠宇在进口食品的超市,看到了这种干果,价格是一袋30多元人民币。后来,黑冠宇又在古玩城见到推销干果鼻烟壶的年轻人。原来这年轻人也爱鼻烟壶,吃干果的时候自己掏出来一个壶就跑到古玩城卖了。作为中国鼻烟壶协会会长,黑冠宇说,鼻烟壶的种类实在太多了,各种你能想到的材质几乎都可能被用来做鼻烟壶。

  面对如此种类繁杂的鼻烟壶,如何理清其欣赏标准、判定其收藏价值呢?我们尝试找出三个品种,结合业内专家的视野,使初入行者对鼻烟壶有一个感性的认识。

  玻璃胎珐琅彩烟壶

  10年前,瀚海拍卖公司总经理秦公在天津国拍买下一只清乾隆御制料胎(玻璃胎)珐琅彩开光山水鼻烟壶,其结果是遭遇到几乎所有亲友的不理解。

  在那时的收藏市场中,鼻烟壶只是个不起眼的角色,而且秦公看中的这只鼻烟壶是由玻璃制作,起初行内估价只有13万元,而秦公为此的花费是240万元。秦公能如此果敢地出手,与时在故宫任职的鼻烟壶专家夏更起有着直接的关系。

  在拍卖之前,秦公为这只鼻烟壶专门问过很多藏家和学者,其中就包括夏更起。夏老告诉他,这只鼻烟壶用料其实非常珍贵,价值极高,160万元人民币以上是没问题的。

烟壶三绝横空出世 高人亲授收藏标准

料仿白玉耄耋纹料烟壶47mm

  美玉烟壶

  在珐琅作,画烟壶的都是最好的师傅,而在玉器作,最好的和田籽料也被皇帝下令做了烟壶。

  中国历史上有着发达的玉文化,与纯为西洋进口的珐琅料相比,白玉和翡翠烟壶更体现着中国人审美。清代赵汝珍在《鉴辨鼻烟壶》中记载道:“用玉特制鼻烟壶,大概始自康熙朝,因为康熙皇帝享国时间最长,任何质地的烟壶,都自此时肇始,正是基于此点推断玉制烟壶在康熙时创始。”

  藏家李鸿祥先生从20多年前就开始收藏古玉,因为爱玉也收集到了各种玉石烟壶,这个集中国工艺之大成的门类,其气概、雕工都非比寻常,而且李先生的太太也喜欢,于是夫妻俩开始了鼻烟壶专项收藏。

  夫妻俩寻找鼻烟壶的足迹遍步古玩市场、潘家园地摊和拍卖会,甚至还到内蒙的蒙古包里去买鼻烟壶。

  当拿到一个玉质烟壶,李鸿祥首先会先看造型——不管从哪个角度看,体态比较端正,线条流畅,这个鼻烟壶就不错。然后再鉴定烟壶的材料,是不是致密、温润,看看是否是和田玉,如果是白玉,玉色是否洁白。在乾隆之前,很少有带皮的烟壶——中国历来用玉的传统,是一律将玉的原有外皮剥得一干二净,讲究玉的无暇,绝不允许丝毫瑕疵。有年份的烟壶,玉料还会有一种沧桑感。

  有雕工的烟壶,图案设计巧妙、精美,且“有图必有意,有意必吉祥”。玉器雕琢的地子要平,雕工要通顺,鼻烟壶也一样。

烟壶三绝横空出世 高人亲授收藏标准

留绿皮雕太师少师图鼻烟壶60mm红珊瑚盖

  内画烟壶

  在中国皇室衰落之后,源于宫廷的鼻烟壶也就结束了辉煌,而在宫廷之外,内画鼻烟壶则开始繁盛。内画也成为中国千万种鼻烟壶工艺中,唯一专为鼻烟壶而生的。

  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内画鼻烟壶大师刘守本经常出国展出鼻烟壶作品,并展示表演内画技艺。有外国人告诉刘守本,他就是通过鼻烟壶认识中国的。而据刘守本的了解,外国人收藏的中国古董里面,第一位是瓷器,第二位就是鼻烟壶。

  半个世纪前,刘守本被分配到了工艺美术厂,成为叶仲三(清末民初京城内画壶三大名家之一)之子叶晓峰、叶菶祺二位老艺人的弟子。他的师兄就是如今在内画鼻烟壶教育和拍卖领域都有着不错声誉的王习三。在那个时代,内画鼻烟壶属于国家的保留行业,京城画内画的一共只有六人。他们所画的内画壶卖到国外非常受欢迎,怎么画都会有人买。

  如今,当年的学徒们成了大师。刘守本在退休后没有工作压力,经常去市场中淘一些料质好的茶晶和发晶,找人加工成鼻烟壶。这种烟壶讲究掏膛和做口,一般一个空壶也要花掉3000元人民币,再配个上好的盖,如碧玺、珊瑚、翡翠等材质,这样一个盖也要五六千元——即使没有被画过,也要是件艺术品,这是刘守本对壶体的要求。

  在刘守本看来,虽说用玻璃也可以画内画,但是好的水晶画出来的烟壶更润,而且发亮,这是玻璃料不能比拟的,也是顶级内画鼻烟壶的一项根本要求。

  在内画鼻烟壶起初被创造出来时,所用的胚还没有现在这么讲究。那时也还没有对膛的内壁进行磨砂处理,而光滑的表面挂不住墨,所画内容往往粗糙不堪。之后,内画艺人们用铁砂、金刚砂掺水在壶内滚动,才使内壁细而不滑,如同宣纸一样,适合书画。至于用于内画的带勾的笔,也是师傅传徒弟,一代代人改良,也会根据个人创作的题材进行改进。